生命不息,希望不止

头像by一莫子
名riri CharBillChar中心/现在Berserk坑(原著党,TV剧场基本只看打斗),Guts&Casca

【待授翻】Call me by his name【比尔查理芙蓉精神3p】

请大家现场看我如何吹爆我双生,为了她我重新下回了lof😂翻译的超级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喜欢这种气氛!!!(;´༎ຶД༎ຶ`)!!!你是电你是光你是我唯一的神话啊啊啊啊啊!!!!!!!!!我爱你啊啊啊啊啊!!!!!暴风哭泣……以后cm你吃什么,你不嫌弃我就有空就给你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原地旋转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Д༎ຶ`)!!!!!好了我们谈一下内容:吃到粮的感动和理智的纠结😂晚点我再回来继续评论orzzzz

Feorge_乳糜微粒!:

Call me by his name


by bildungsromantic


原文地址:http://www.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9985


附加标签(当warning用吧):#伪骨科 #精神三匹 #出轨(某种意义上)


cp:Bill Weasley/Fleur Delacour/Charlie Weasley


授权去要了...作者没理我orz


诚心求beta...我语文太辣鸡了orzzzzz


之前答应翻给riri的,拖了好久...而且翻到后来才看到伪骨科的标签,艾特一下,不管您吃不吃我都爱您qwq  @lithromantic  (炫耀一下!这是我双子!耶耶耶






简介:


        战后,查理和他们住在一起。




正文:




        战后查理和他们住在一起。他们从没严肃地探讨过,像成年巫师应该做的那样;他们也不讨论责任或限制、房租或规矩。芙蓉整理好了客房,比尔特地买了格雷伯爵茶,然后,就像这样,一切就安置妥当了。


        他们被死亡拆得七零八落,像是在一场寻求意义的战争中流离失所的难民,而他们能够抓紧的只有彼此。逝去的再不会回来。陋居现在太空旷了,冷冷清清,不再能称之为家,但在贝壳小屋,一切都是新的开始,至少他们可以假装是这样。


------


      “你喜欢他在这儿。”芙蓉从浴缸边上望过来,她下巴上沾着点肥皂泡沫,脸颊上有对酒窝。


        比尔从镜子里看着她。剃须刀一路划过他脸部粗糙的表面,划过深到魔法都无法修复的伤疤。“是啊。你也喜欢他待这儿,不是吗?”


        “你高兴我就高兴。”她说,随后她沉入水中,苍白的银发浮在水上,像反射着阳光。


------


        日已三竿,透过渐渐朦胧的睡意,比尔听到他们——查理和芙蓉——每天早晨,天空还只是黯淡的灰色开始透着点微光的时候,他们就先他之前起床了,然后一起做早饭。其中有些时候,比如今天,他们发出的细微声响唤醒醒了比尔,他就穿着睡衣悄悄地走到厨房看着他们,然后他肺里的空气停滞了。


        比尔注意到查理的手搭在芙蓉臀部的曲线上;而当她歪过头看向查理的时候,她颈部的曲线像是半个心形。他们把水果和吐司面包切片,安静从容,只有棕色的鸡蛋在蓝色火焰上裂开发出哔哔剥剥的声响。


        这时比尔终于清了清嗓子,芙蓉微笑着转过身,查理则垂下目光盯着地板。“早饭马上就好了。”他说。


      “没事,”比尔说,“我不介意的。”


 ------


       拂过脸颊的指尖,指间弯曲的发丝——每当他开始觉得一切过于平淡的时候,他会把这些确凿的小细节塞给自己。一场被战火的疯狂所祝福然后又为其所烧毁的婚礼。一个战士新娘。他们的婚姻可一点也谈不上平淡普通。


       晚上,她告诉他,他的伤疤让她想到雀斑;黑暗里的雀斑又让她想到伤疤。


------


    “你还念那些吗?”返回贝壳小屋的路上比尔问查理,“罗马尼亚?那些龙?”


      查理眯着眼睛望向天空。他的扫帚搭在肩上,鬼飞球夹在胳膊下面。一如以往他们的周末即兴比赛(从岸边冰冷的海沙上方高高飞过,再俯冲滑过水面),比尔输了。他知道他输了,虽然他不确定查理是否从来有记过输赢。


    “挺想的。”查理最终说道,“我希望我不这么还念它们。你一定觉得我冒过的险已经够下辈子了,而且万一我出了什么事,爸妈——”他摇摇头,“他们没法再承受一次了。”


    “我们都不能。”


    “是啊,”查理说,“我也不觉得我们行。”


      空气凉爽而潮湿,快到仲秋了。比尔把手搭在查理的肩上说:“你是个冒险家,小弟。你不会永远避开的。”


      他们快到家的时候,芙蓉赤着脚跑来迎接他们。“比尔!”她大喊,脸上洋溢着光彩,笑着——那个比尔在阴暗潮湿的古灵阁地窖里为之一见倾心的微笑。她的视线从他移到查理再返回,快乐的星星点点闪烁着,丝毫没变暗,“我怀孕了。”


------


      查理那天晚上开始整理行李。


    “别走。”比尔说。他站在走廊上,敲了敲门框。他觉得自己太小了。查理是他的弟弟,但有时他脸部硬朗的轮廓显得他年长许多。


    “我不介意,”比尔说,“关于芙蓉,我真的不介意。”


      查理没抬头。早晨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


------


    “他说我们有一个家了,他说他不想打扰我们。”


      芙蓉蹙眉:“他不懂么?我们当然有个家,他也是一分子啊。”


------


      所以一切又回到了龙息和肾上腺素,那种比尔知道查理更喜欢的、焦头烂额的生活。他派来的猫头鹰从没间断过,比尔总是拿着信,沉浸在那些话语里,独占它们一会儿,然后才会把它递给芙蓉。他看着她把信读完。他知道当她看到一个笑话,或者看到查理在括号里对同事古怪的评价时上扬的嘴角,知道她看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的时候柔和的眼神或者攥得更紧的手指。


      床上,比尔的手指拂过芙蓉的肚子,亲吻她肚脐的凹陷,然后她吸着气咯咯地笑了起来。他的手滑下,停在她的大腿上。


    “我爱你。”她低声说。


    “我也爱你”这四个字在他的嗓子眼突然消失了,被它自己所带的力量燃烧殆尽。她就这么深深地驻进了他有着裂纹的心里,大概他永远也不可能把她移出去,永远也不会想着去这么做。


------


        陋居的圣诞节是一场混乱喧闹的集会。所有人都到场了。罗恩哈利和赫敏像是绑在一起似的,“一-二-三”式的步伐和铁三角间的秘密¹,无法分割;金妮突然长大成人了,很容易就能融入他们,但是比尔发现她独自一人的时候要更多些,读着或者写着给朋友的信,手指被墨水染黑。“都还好吗?”他问道,金妮点点头,说:“他还没准备好。仅此而已,他——”她停下了,但比尔懂。


        乔治带来了些包裹,但是被两位家长禁止任何人在室内打开。他够快乐——但是安静了许多,对于笑点也没以前敏感了。²


        比尔没法在看不到弗雷德的时候正视乔治,他对此很抱歉。因为这对谁都不公平。


        帕西也来了。“这份工作的绝佳人选,”他对亚瑟谈论着新部长,“毫无疑问是最好的。”但是他在比尔经过捏他肩膀的时候停下了。他转过脸,笑容微弱而真诚。他看起来又像是个孩子了。


        甚至安多米达和小泰迪卢平也来了。比尔接过宝宝,越过那具小小的温暖的身体看向芙蓉——她的肚子很快就会在一个小生命的重量下凸出变圆。他们打算在吃晚饭的时候把这个好消息公布出来。


        查理是最后一个加入的,他来的时候平安夜的夜晚刚刚开始。比尔看见芙蓉用手挡住了嘴。


        查理的脸上有一道狰狞的深色疤痕,火焰离太近的烧伤。


- - - - - - -


        圣诞日的早上,比尔独自一人醒来。他并不惊讶。他甚至不觉得冷。


- - - - - - -


      “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感觉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躲在孩提时期的小据点,当时他们是家里唯一有资格去霍格沃茨的,这让他们觉得自己特别成熟。小据点在一棵树上,视野范围内能看到整个陋居,树干凹进去的地方完美地贴合着他们的背。风从他们中间钻过,他们肩并肩地打着冷颤。


      “你能告诉我的,”比尔保证道,“没事的,真的。“


        比尔低着头盯着他的手。“我想象过如果我是你,这都会是什么样子。我从来不适合家庭,比尔,我可以做一份蛋也能够去亲吻一个小宝宝,但是我真正想要的——”他摇摇头。


      “她是个很棒的女人。”


      “是的,而你也是个好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想象过那应该是什么样子。”


         比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片刻沉默之后,查理继续说道:“现在容易许多了。”他摸了摸脸上粗粝的伤疤。


- - - - - - -


        在他们回到回到贝克小屋前,比尔拥抱了查理。“注意安全。”他说,希望着查理能真正听得进去。芙蓉踮起脚尖,亲吻了查理的嘴唇。


      “我会写信的。”他说。芙蓉又一次不失分寸地亲了他。


- - - - - - -


         比尔的未来在芙蓉日渐变大的肚子里等着他。他做出了他的选择——他是个好人。埃及已经是陈年往事了,危险的工作不再适合他,但古灵阁的工作复杂迷人还前途光明。比尔并不后悔,虽然每次闭上眼睛他都想象着查理骑在龙上意气风发的样子。


      “亲爱的?”³芙蓉低声说。


        比尔吧亲吻落在她的唇上,她的脖子上,她的胸膛上。她的指尖拂过他的伤疤,他的雀斑,他那无法错认的属于韦斯莱的脸。


      “比尔?”


       “别,”他贴着她的皮肤说,“你能不能——可不可以——”他深吸一口气,没法对上她的眼睛。“叫我查理。”


      “啊。”她说。她的手覆上他的后颈,她的声音像一层咒语一样漂浮在他的皮肤上。她用另一个人的名字呼唤他,伴随一颗热切的心,他回应着。




-end-


注:


⒈Ron and Harry and Hermione move like a pack, an inseparable one-two-three of steps and secrets. 


    意会吧orz 有好的翻译麻烦和交流一下好吗qwq


⒉less quick to laughter  同上


⒊原文法语 “Mon coeur?” 百度翻译的orz




我是个辣鸡!我把原文毁了qwq原文很美哒


以及我不知道打什么cptag了orz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8)
  1. 生命不息,希望不止乳糜微粒 转载了此文字
    请大家现场看我如何吹爆我双生,为了她我重新下回了lof😂翻译的超级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喜欢这种...
©生命不息,希望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